福建“岳飞”陈文龙:惟有丹衷天地知

福建“岳飞”陈文龙:惟有丹衷天地知

陈文龙(1232-1277年),宋兴化军崇业乡延兴里白湖(今莆田市荔城区镇海街道阔口村)人。

他,与妈祖并称“双海神”;

他,被海峡两岸民间信仰尊崇为“水部尚书”“镇海王”;

他,与岳忠肃(岳飞)、于忠肃(于谦)合称“西湖三忠肃”;

他,就是陈文龙。被后人誉为福建“岳飞”的抗元英雄。

“泾渭分明”的新科状元

陈文龙原名陈子龙,其父希望他长大后能像三国赵子龙一样成为人中蛟龙。

咸淳四年(1268年)九月,宋度宗御览试卷时,被陈子龙的作品迷住了,脱口而出:“真锦绣文章也!”兴奋至极的宋度宗不但钦点陈子龙为状元,还当场把子龙改名为文龙,并赐字君贲。“贲”,贵宾驾临之意,即把文采出众的陈文龙视为等待已久的贵客。

玉湖祖祠里的状元里碑刻

陈文龙金榜题名之时,丞相贾似道发觉度宗赏识陈文龙,便极力拉拢和提携他,希望他“知恩图报”。但陈文龙却不领情,公开表示自己为官“不可干以私”。

因陈文龙的文才出众,破例加官,授宣义郎、镇东军节度判官,驻节越州。越州是皇亲国戚聚居之地,地方官往往难有建树。陈文龙到任后,却雷厉风行革除政弊,秉公执法,嫉恶如仇,关心民瘼,政声卓著。

直言敢谏的“朝阳鸣凤”

不久,陈文龙升任监察御史,他正式“刚”上了贾似道。当时浙西转运使洪起畏在贾似道的授意下,上奏推行理宗时未施行的“类田法”,致使浙西一带“六郡之民,破家者多”,民怨沸腾。

陈文龙上疏力陈得失,并要求严惩洪起畏,迫使贾似道废除此法,才得以平息这场轩然大波。百姓拍手称快,“朝绅学校相庆”,赞扬陈文龙“乃朝阳之鸣凤也”。

咸淳九年(1273年),因贾似道女婿范文虎临阵逃遁,被围困达六年之久的襄、樊重镇相继陷落。一时朝野震动,舆论哗然。贾似道为掩饰其咎,对范文虎只作降职一级、出任安庆知府的处理。

陈文龙得知后极为愤慨,上疏指责贾似道用人不当,并弹劾范文虎等人。直言敢谏的陈文龙触怒了贾似道,被贬职到抚州。

抚州任上,陈文龙仍不改初衷,深得民心。贾似道一时找不到借口,就以莫须有的“催科峻急”之罪名将其罢官。

铁血忠勇的民族英雄

咸淳十一年(1275年),陈文龙在元兵大举南下,南宋王朝岌岌可危的情况下,以参知政事的身份,兼闽广宣抚使,知兴化军,散尽家财,募兵万众,决心死守。

在福州及泉州都陷落后,兴化城便成为孤垒。陈文龙用奇兵在囊山设伏,消灭元兵上千。他在兴化府城墙上树起“生为宋臣,死为宋鬼”大旗,拒不接受劝降。

最后,由于叛将出卖,元兵破城。伤痕累累的陈文龙力尽被擒,看到元兵滥杀无辜,厉声喝道:“速杀我,勿害百姓!”

陈文龙纪念馆

由于拒降,陈文龙被押到福州。在狱中,他给儿子写下《寄仲子》诗:

斗垒孤危势不支,书生守志定难移。

自经沟渎非吾事,臣死封疆是此时。

须信累囚堪衅鼓,未闻烈士树降旗。

一门百指沦胥尽,惟有丹衷天地知。

景炎二年(1277年)四月二十五日(农历),被元军押解到杭州的陈文龙一路绝食,在当晚拜谒岳飞庙后溘然谢世,时年45岁,葬于杭州西湖智果寺旁。还监禁在福州的母亲得知后,绝食而死。此前,陈文龙季弟、妻朱氏也宁死不屈,上吊身亡。其叔陈瓒继续抗元斗争,一度收复兴化城,但后因寡不敌众被擒,因拒绝劝降而被车裂。

陈文龙满门忠烈,气壮山河,彪炳史册。

位于杭州西湖葛岭山麓的陈文龙墓

明代以来,陈文龙分别被敕封为福州府城隍爷、水部尚书、镇海王,至今闽台民间仍有“官船拜尚书,民船拜妈祖”说法。

清道光三十年(1850年),林则徐到福州台江“万寿尚书庙”祭祀陈文龙,并题写对联:“节镇守乡邦,纵景炎残局难支,一代忠贞垂史传;英灵昭海澨,与信国隆名并峙,十洲清晏仗神庥。”把陈文龙与文天祥齐喻“隆名并峙”,对陈文龙的爱国精神给予充分肯定。

台江万寿尚书庙

1919年,严复晚年回乡时,出于对民族英雄陈文龙的景仰以及鉴于陈文龙一家忠贞、为国殉难,他决心重建阳岐“尚书祖庙”,并亲自撰写《重建尚书祖庙募缘启事》。在当地百姓的大力支持下,成立了董事会,共募到捐款10多万银元进行重修。

仓山阳岐“尚书祖庙”

2020年6月16日,“陈文龙爱国精神与提升乡土文化研讨会”在杭州举行,20多位专家学者就如何将爱国文化融合乡土文化进行深入研讨。

如今,陈文龙的爱国情操、英雄气概在海内外广为传颂,奉祀他的尚书庙,福州有十几座、台湾有两百多座。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到金。”对陈文龙而言,可谓“岁月尘埃遮不住,久经沉淀垂史传。”

(本文来源:福建纪检监察微信公号)

责编:王瑞景